8月19日前后,臺風“摩羯”“溫比亞”過境山東,濰坊地區降下47年以來未曾有過的大暴雨,加之幾座水庫防汛泄洪,使橫貫濰坊全境、一向溫順的濰河與彌河瞬間變成咆哮的水龍,在沿河流域的一個個村莊、一片片田野、一座座產業園肆虐。

滾滾洪水涌進濰坊市11個縣市區的98個鎮街、900多個村莊,淹沒了14.25萬公頃莊稼地,沖毀沖塌了上萬間房屋,致147.69萬人受災,死亡10人,失蹤6人,緊急轉移安置17.08萬人,需緊急生活救助3.17萬人……

最令人痛心的是菜農夢碎。曾給濰坊帶來“蔬菜之鄉”美譽的22萬個蔬菜大棚,幾乎全部淹沒在一片汪洋之中,102.9萬畝大棚菜受災,59.3萬畝成災,27.7萬畝絕收,加上大棚坍塌、設備及物料被泡造成的損失,幾十萬菜農辛勤勞作“半輩子的積蓄”瞬間打了水漂。

抗洪救災、生產自救,成了響徹昌濰大地的最強音!災后濰坊,好希望保險拉一把!

 

8月31日,保險查勘員在位于山東濰坊的坊子區葫蘆埠李家村受災大棚內現場查勘。

響應救災號令,應賠盡賠抓緊賠

《中國保險報》記者在濰坊市減災委員會解到,洪澇災害發生后,濰坊市先后啟動自然災害救助應急三級、二級、一級響應;省政府啟動三級救災應急響應,8月22日18時提升為省二級救災應急響應;國家啟動四級救災應急響應。

面對罕見的大暴雨災害,山東保險業挺身而出,積極配合當地政府抗洪救災,“應賠盡賠抓緊賠”成了各家保險機構的一致行動。

8月20日中午,青州市政府接到王墳鎮群眾緊急救援報告:山區6個農民遭洪水圍困,十分危險。直升機救援成為現場救援方式首選。

 

人保財險動用直升機救援濰坊受困群眾。圖片由公司提供

災情就是命令!人保財險濰坊市分公司迅速響應青州市政府號召,聯合上海金匯通航山東分公司緊急派出金匯救援直升機AW139,前往王墳鎮大山深處執行救援任務,當天將受困的6人成功救出。

8月22日,人保財險濰坊市分公司又動用直升機參與青州市救災物資投放,先后調用AW119、AW139兩架直升機趕赴災區,義務提供救援服務,將救援物資投放至王墳鎮西股村及周邊村莊,運輸生活物資200余件,幫助村民解決一時生活急需。

8月31日,青州金潮來食品有限公司收到太平洋產險濰坊中心支公司700萬元保險賠款。這是截至記者發稿時,濰坊災后的單筆最大賠款。金潮來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蔣紅喜告訴記者,他們公司7月17日投保了財產綜合險,保額2194.58萬元,承保標的為房屋建筑物、機器設備、辦公用品和存貨。沒想到剛過一個月,一場大災就來了,全部生產設施過水,原材物料泡毀,各方面損失過千萬元。險情發生后,太平洋產險啟動“專享賠”服務,總、分公司會同濰坊當地機構,第一時間派出理賠人員到現場查勘,僅用9天時間,就兌現了700萬元賠款。

災后,太平洋產險通過出動無人機、邀請北京遙感專家采集衛星遙感數據確定濰坊市玉米受損或絕產情況,還組織了50多人的農險查勘隊伍參與壽光農險的理賠查勘工作。

 

被水浸泡的大棚作物全部枯死,種植戶均面臨絕收的局面。

太平財險山東分公司今年在濰坊安丘承保玉米種植保險3100畝、桃種植保險2300畝,在青州、臨朐承保商業性大棚櫻桃種植保險218畝,在濰坊城區、青州和臨朐承保育肥豬與能繁母豬養殖保險1.28萬頭。受災后,青州、臨朐大棚櫻桃種植保險報案5起,預估賠付7萬元;安丘玉米種植保險報案1800畝,預估賠付15萬元。目前,太平財險山東分公司正在全力以赴展開快速理賠工作。

8月19日晚上,突如其來的洪災讓昌樂縣紅河鎮清泉村養豬場場長胡先春痛心難忘。洪水不僅讓他身陷險境,還沖走了他養殖的851頭正要出欄的肥豬。胡先春想起去年為豬買保險的事,馬上聯系承保企業中華財險山東分公司。經保險公司現場查勘,定損理賠36.64萬元。

目前,中華財險濰坊中心支公司承保的種植險,有68個村計5000畝玉米報案,5個村計100畝花生報案,均已查勘完畢,待損失率確定后將盡快給予賠付。該公司承保的養殖險,有10頭能繁母豬報案,1353頭育肥豬報案,已全部賠付完畢,賠款金額分別為1萬元和45.68萬元。

泰山保險預付賠款助企業恢復生產。救災中,泰山保險共接到報案1757件,總體估損金額約6850萬元。其中,公司承保區域農作物受災4萬多畝,估損金額約5400萬元。該公司組織人員和車輛深入濰坊等受災地區田間地頭,查勘現場,核實受損情況,協助、配合當地政府及受災群眾做好應急理賠工作。一家紡織企業損失數額較大,泰山保險預付100萬元幫助該企業盡快恢復生產,減少損失。對因水淹報案的83筆車險案件,泰山保險采取措施快速理賠,大部分案件已經結案。

抗洪救災中,濰坊市保險行業協會成為連接政府與保險的橋梁。該協會秘書長宋國倫介紹,災害前濰坊保險業共承保濰坊地區玉米274萬畝、桃7723畝、煙草8萬畝、公益林69萬畝、溫室大棚901畝、花生和棉花8.5萬畝,保費共計6425萬元;承保能繁母豬13萬頭、育肥豬245萬頭、奶牛1.48萬頭;承保濰坊地區民生綜合保險(自然災害公眾責任保險和自然災害家庭房屋保險)924萬人、282萬戶,保費2413萬元。

通過及時開通保險理賠綠色通道、提高查勘定損和保險賠付效率,濰坊保險業突出抓好重點險種理賠工作。截至9月5日,與群眾生產生活密切相關的農業保險、大棚保險、民生綜合保險、扶貧特惠保險、養殖保險等險種,基本做到受理、查勘、定損、理賠“四優先”,為受災群眾提供了“有溫度”的保險服務。比如農業保險方面,種植業已經查勘40萬畝,初步估損金額1.2億元,其中大棚保險賠付28.5萬元,玉米第一次查勘已經基本結束,后期需要二次查勘后再確定受災情況。養殖業保險方面,能繁母豬、育肥豬、奶牛等已經查勘37813頭,估損金額555.1萬元,已賠付203萬元,其中,能繁母豬111.4萬元已經全部賠付完畢。車險方面已查勘3586輛,估損金額5126萬元,已經賠付2011萬元。財產險方面已查勘企財險、家財險6404件次,估損金額5790萬元,已經賠付1418萬元。人身險接到報案28起,目前已賠付24起,賠付110.56萬元。民生綜合保險的查勘、定損工作在有序進行。

蔬菜大棚損毀,空檔期無緣獲賠

水災過后,安華農險山東分公司總經理張麗華迅速帶人來到濰坊市坊子區,為投保了蔬菜大棚保險的金潤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理賠。張麗華告訴記者,金潤農科公司于2018年4月投保了為期一年的政策性蔬菜大棚保險,參保大棚106個,面積207畝,自交保費4.14萬元,享受財政補貼4.14萬元。水災中有69個大棚棚膜受損,19個大棚墻體倒塌,棚內水淹西紅柿苗23.8萬棵,經現場核損定損,最終確定理賠金額28.5萬元。記者在現場看到,安華農險山東分公司除了及時足額理賠,還給金潤農科公司捐贈了4萬余元的抗災物資,包括抽水泵、化肥等。

 

9月2日,水災發生已十多天,位于壽光市紀臺鎮任家村的大棚內仍有一米多深的積水。圖為種植戶在進行清理、排水。

大棚遭災,菜農好希望保險拉一把。可萬萬沒有想到,金潤農科公司大棚保險獲賠案竟成“濰坊絕唱”。因為,在濰坊全市再也找不到誰家的大棚還有保險,還能理賠。

壽光市紀臺鎮,是“溫比亞”過后受災最嚴重的地方。該鎮任家村的關峰種苗專業合作社共有16個大棚,有兩個還是智能化的,種植面積近300畝。“大棚全淹了,灌進來的水有三四米深,來不及抽排,4個大棚已經完全坍塌,每個大棚直接損失差不多20萬元。”合作社老板王關峰說。

 

壽光市紀臺鎮任家村種苗種植戶王關峰在自家受災嚴重的大棚里。

在一個正在排水的大棚里,記者看到,滿棚的茄子苗泡水后都爛了,彌漫著一股臭味。

“僅幾個大棚的茄子苗,我就損失了180萬元。”王關峰語氣沉重,“我們干的是訂單農業,這批茄子苗是云南客商預定的,合同總額180萬元,人家預付了35萬元。眼看就要發貨了,發了大水,苗子全毀啦。”

壽光市農業局的數據顯示,壽光全市溫室大棚數量為14.7萬個,此次受災數量約為10.6萬個,受災比例超過2/3。“翻修一個大棚比新建還費工、費時、費錢。”王關峰介紹,“我的這些大棚,還有水沒排凈的,有的積水達一米多深。等水退凈了,地全干了,才能翻修大棚,恢復生產。看來今年秋季沒戲了,得等明年開春啦。誤了農時不說,恢復生產我上哪淘換錢去?十里八鄉全遭災,大家都缺錢。要是有保險公司的賠償就好了,辦不了大事總能救急啊。”

記者了解到,王關峰和鄉親們去年12月份曾買過大棚保險,政策補貼的那種,共為120個大棚上了保險。大棚每畝保額2萬余元,其中保棚膜2000元,保鋼架9000元,保墻體6000元,保草苫(保溫被)1800元,保棚內作物1800元。

“菜農個人掏200元,財政補貼200元,出險了能拿到2萬多元賠付,可惜挺好的事沒辦好。”王關峰所說的“沒辦好”,是指他買的舊款保險合同期只有8個月,今年7月份滿期,同類新款保險要到9月份才能續辦。

“空檔期趕上大暴雨,受災最重的菜農沾不上保險的一點光,無緣獲賠,真是太冤太慘了!”說這話時,王關峰一臉的惆悵與無奈。

旁邊站著的其他菜農干脆不吭聲,因為大家都沒買過保險,面對天災只能干瞪眼。

生豬養殖泡湯,打破常規頂格賠

與蔬菜大棚戶王關峰的遭遇截然不同,水災過后,濰坊市生豬養殖戶的保險理賠大都“閃速”進行。而且,在查勘定損方面打破了常規,特事特辦,爭分奪秒。

截至記者發稿,濰坊市能繁母豬、育肥豬出險報案37667頭,已經全部查勘,估損金額555.1萬元,已賠付198.2萬元。其中,能繁母豬賠付款111.4萬元已全部支付到賬。

9月2日,記者沿著偏僻的鄉間小路,來到壽光市營口鎮劉老板開辦的豬場采訪。雖說淹死的豬掩埋了,豬場周圍還是惡臭彌漫。

“成豬都長到200斤左右了,馬上就要賣的。一場大雨淹死500多頭,還有百十頭小豬也溺水死了。僥幸活下來的80頭育肥豬一點也不歡實,不吃不喝的。有一頭母豬水淹后早產,小豬仔得靠人幫襯著照顧。”劉老板告訴記者,這次水災他直接損失80多萬元,主要是豬溺死,還有飼料和豬舍的損失。這幾年生豬行情時好時壞,養800頭豬一年賺20來萬元很是不易,一場大雨把他4年的“進項”全沖跑了。

“那天下午,村委會緊急通知撤離,我把豬場門一關就走。等我回來,發現豬場里滿地躺著死豬。我住的板房,纖維板隔墻硬是被豬拱出幾個大洞,那是豬逃生時拼命掙扎留下的,想想就很慘。”劉老板回憶說。

在壽光市營里鎮北陳家村,生豬養殖戶陳曉亮的遭遇跟劉老板相似。陳曉亮養豬3年,豬場規模從百十頭好不容易擴展到400余頭。

“好年景一年能看10萬元毛利。這場雨讓我總計損失有30萬元,生豬存欄又回到了起步時的百十頭,其余的有的淹死了,有的跑失了,3年算是白干了。” 陳曉亮說,他是村里的會計,抗災中首先要忙全村百姓的事,等他抽空回到養豬場,發現圈里的豬死的死、跑的跑,豬舍也泡得不能用了。陳曉亮劃著小船把活著的百十頭豬救出來,寄養在朋友的豬舍里。“等設法籌錢修好豬舍,一切從頭再來。”他說。

壽光市生豬養殖戶的不幸遭遇,給人保財險壽光市支公司、國壽財險壽光市支公司員工以極大震撼。為了撫慰受損養豬戶,更為了讓生豬養殖業盡快恢復活力,兩家保險機構農險理賠崗的工作人員連續兩周放棄休息,逐村逐戶地上門查看登記生豬存欄情況。平時處理病死豬出險索賠,要逐個核對豬耳環編碼,然后查證其無害化處理信息再行賠付。大災打破了這個日常程序:一個村上萬頭死豬或漂浮水面,或橫尸街頭,為了控制疫情和次生災害,必須迅速將死豬就地掩埋或運走進行無害化處理,容不得半分耽擱。

面對險情,負責全市70%生豬保險份額的人保財險壽光市支公司,果斷采取了“以活豬數量反證死豬數量”的變通查勘辦法,即以當地畜牧防疫站留存的生豬存欄原始登記為準,減去存活數量,初步確定死亡數量;然后根據原始登記時對生豬測量的長度,加上其生長周期等因素,判斷其溺亡或跑失時的身體長度;再按照仔豬、幼豬、成豬、出欄豬4個標準,分別給予損失認定和賠付。

“由于見不到個體的豬,僅是靠推斷,理賠尺度往往會有所放寬,有的甚至是頂格賠付。”人保財險壽光市支公司農險部主任周俊武說,“急事急辦,特事特辦。經報上級公司同意,這個理賠辦法很快見到實效。目前,經過查勘確認的能繁母豬死亡賠付,我們已全部完成。大部分生豬溺亡、跑失的理賠款也已經發放到戶,基本做到了養殖保險優先受理、優先查勘、優先定損、優先理賠,盡最大努力幫助受災群眾盡快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

保險諸多空白,損失慘重沒得賠

在這次抵御臺風“摩羯”“溫比亞”的抗洪救災中,鑒于壽光蔬菜基地對全國及北京菜籃子的獨特影響力,許多媒體不約而同聚焦于壽光蔬菜大棚。不錯,壽光蔬菜大棚的洪澇之殤無論是數量還是程度,都可謂之慘烈,而且無以彌補。若以每個大棚平均需要3萬元施以災后修繕,壽光的10.6萬個受損大棚需要資金30多億元。

 

十多天過去,王關峰的大棚內積水仍沒有排干。

然而,洪澇災害讓人一夜間由富變窮的遠不止壽光大棚這一個行當。那些保險存在空白、風險無從分散的企業和個人,面對巨額損失無不扼腕頓足,個別人甚至連死的心都有,比如散布于濰坊各地的家禽養殖業、壽光羊口的鹵水制鹽業、沿海灘涂的對蝦養殖業……

據濰坊當地媒體報道,近期的洪澇災害使濰坊養殖業蒙受巨損,全市溺亡生豬、家禽等畜禽421.4萬頭(只),其中生豬7.4萬頭,其它則是雞、鴨、鵝等家禽。在受災最嚴重的壽光市,591個養殖場溺亡畜禽約217.4萬頭(只),占了濰坊市溺亡畜禽的一半。更有來自無害化處理場的消息稱,這些天以來,濰坊全市無害化處理的畜禽折合重量約5000噸,估計直接經濟損失2億元以上。其中除了育肥豬327萬頭、能繁母豬12萬頭、奶牛1萬頭有相關政策性保險或商業保險給予適當賠償,其他行當的重大損失如何彌補,尚不得而知。

8月27日16時,壽光市臺頭鎮三座樓村雞寶寶養殖場里,畜牧獸醫站防疫人員身著全套防護服,背著噴灑設備,手拿噴桿對過往車輛和人員逐一噴灑消毒。這是因為,8月20日,雞寶寶養殖場涌進深達1.5米的洪水,淹沒了只有0.5米高的雞舍,淹死了這里飼養的24萬只雞。

“我們統共養了75萬只雞,溺亡占1/3。”雞寶寶養殖場經理董智勝說,“整整兩天時間,我們集中精力,把所有溺亡的雞就地掩埋,并進行消毒,覆蓋上生石灰、泥土。”至于如何彌補損失,董智勝說:“繼續養,慢慢掙,別無法。”

壽光市上口鎮小營村王姊云夫婦飼養的5000只狐貍,水災中死的死、逃的逃。王姊云告訴記者,從8月22日開始,鎮里出動了幾輛車,把幾千只死狐貍都拉走了,防疫人員消毒了兩天,留下了一些藥物,讓她每天繼續噴灑。

“我從2013年開始養狐貍,投入資金300萬元。遭災后每只成年狐貍的售價抬高到1000多塊,有些村民撿到了活的狐貍,我就以每只200元的價格回購。沒想到回購的狐貍不吃食、光咳嗽,又死了七八十只。洪災已讓我一無所有,不過,我還是相對樂觀的。”王姊云說,“狐貍場屬于特種養殖,我去鎮上咨詢,聽說銀行會支持一部分無息貸款,等著吧。以后要是能買保險就放心了。”

位于壽光北部的羊口鎮現有鹵水鹽田20萬畝,年產原鹽200萬噸、溴素2萬噸,是我國為數不多的優質地下鹵水礦床。走進羊口鎮,即可看到一望無垠的網格式鹽田和一座座酷似山包隆起的鹽坨。開埠于1864年的羊口鎮,保留著魯北地區典型的漁鹽港風貌。國家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食鹽生產領域后,一些社會資本通過投資入股、聯合投資、企業重組等方式,與羊口鎮現有鹽業定點生產企業合作。

“別小看這些鹽坨,一個足有千噸重。鹵水鹽價格穩中有升,許多企業惜售囤貨,于是羊口鎮便堆起了許多含有社會資本成分的鹽坨。”國壽財險壽光市支公司副總經理孫慧杰說。
今年53歲的丁寶金,在羊口鎮有鹽田百畝。他知道洪水要來,但沒想到大得不可想像。洪水來臨前,丁寶金指揮工人將數十個鹽池上的塑苫全部進行了加封。大暴雨那夜,他盯在鹽場守候。洪水涌進附近村莊,沒有襲擾鹽田。第二天清晨,當丁寶金準備撤離時,洪水來了。他眼睜睜看著自己和他人的數萬畝鹽田被洪水淹沒。塑苫全被洪水撕裂,一些堆積在鹽田旁邊的鹽坨開始進水。曬好的食鹽出自水,但最怕水。當洪水逐漸退卻后,丁寶金發現底部進水的一些鹽坨開始融化。

“我一位朋友只為蒙蓋鹽田的塑苫入了保險,拿到近10萬元損失賠償。可他無法加入保險的幾個鹽坨被大水融化了,估損近600萬元。”丁寶金替他的朋友感到難過。

01

 

文章來源:岳云鵬相聲=http://www.datiegun.com/dys/yyp18/


原創文章,轉載請注明: 轉載自新車上牌照流程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0947601.live/16320.htm



Post Navigation

?

广东好彩1开奖